梅新育
  俄羅斯盧布的急劇貶值已經構成一場貨幣危機,儘管尚未發展成為金融危機。毋庸諱言,近日盧布的大幅度貶值給俄羅斯經濟帶來巨大的衝擊,無論是其實體經濟部門,還是資產市場,概莫能外。
  盧布危機對俄羅斯經濟社會的衝擊固然不容低估,但深入分析,不難發現,這場貨幣危機起因並非經濟基本面崩盤,而是遭遇一系列政治、經濟因素引發的投機性貨幣攻擊。因此,這場盧布危機不至於與實體經濟部門危機相互促進而造成俄羅斯經濟崩潰,相反,只要俄羅斯政府應對得力,這場盧布危機反而可能成為俄羅斯經濟結構改善的契機。
  就財政狀況而言,俄羅斯此前財政狀況堪稱穩健。儘管俄財政對石油天然氣稅收依賴度較高,國際市場油價暴跌並持續滯留低位對其損傷不小,但其財政還遠遠達不到引爆如此大幅度本幣貶值的地步。
  在國際收支方面,俄羅斯更沒有達到危機地步。不同於蒙古國、巴西、南非等資源出口國在初級產品牛市期間仍然出現巨額經常項目收支逆差,俄羅斯經歷了持續的經常項目收支順差。
  在國內購買力方面,盧布貶值程度沒有那麼大。盧布匯率貶值接近60%,但國內商品價格總體漲幅為10%,離上世紀90年代拉美不得不美元化時期的景象還很遠。而且,這些商品漲價主要發生在非生活必需品,大米、麵包等基本生活品漲價很小。隨著中國、阿根廷等國相對廉價的食品涌入俄羅斯市場替代昂貴的西方食品,其消費者價格指數上漲壓力還會趨降。某些大城市的搶購風主要對象不是生活必需品,而是奢侈品,是高收入、高凈值階層以此作為資產保值手段,而不是陷入生活困境。
  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此前20年俄羅斯經濟始終未能消除資本外流問題,即使在2011年油價高漲、俄羅斯經濟景氣時期,資本外流也未能阻止。但昔日景氣時期的資本流出客觀上也具有積極的調節作用,減少了當時俄羅斯過多的流動性,降低了經濟、特別是資產市場過熱的程度;進而削弱了今天遭受投機性貨幣攻擊和被迫實施高利率防禦時資產市場遭受的打擊程度,減少了當前資本外逃的規模。由於高收入、高凈值階層在盧布貶值條件下為尋求保值而購買房產,高利率重創房地產市場、進而拖累銀行體系的風險也會大大降低。
  即使石油熊市延續十年甚至更長,俄羅斯經濟也不會因為漫漫石油熊市而全盤崩潰。苦難輝煌,最能考驗一個國家、民族“成色”的正是危機的衝擊,社會凝聚力虛弱、國民意志薄弱的國家在危機面前一觸即潰,但擁有偉大文化傳統、社會凝聚力強、國民意志堅韌不拔的國家就不一樣了;只要有堅強的領導核心,危機對這樣的國家反而可能是自我提升的發展契機。俄羅斯歷史上曾歷經劫難,今天的俄羅斯雖然沒有堪比蘇聯工業化時期布爾什維克黨的堅強高效組織,但至少領導核心足夠堅強,也沒有成建制的反對派,保證俄社會基本穩定不會有多大問題。歷史告訴我們,永遠不要輕視俄羅斯。▲(作者是商務部研究院研究員)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拉達

ky49kygd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